張一鋒:區塊鏈技術慎談“顛覆”,數字貨幣只能由央行發行

區塊鏈技術火熱,眾多行業公司紛紛入場布局,尋求理論到實踐的創新探索。包括金融、物流、文娛、農業、保險、版權、社會公益等行業嘗試利用區塊鏈技術改變現有傳統規則,推動產業價值的釋放。

那么,目前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落地情況到底如何?是蹭熱點炒作還是腳踏實地深耕技術?未來發展還面臨什么挑戰?


張一鋒,中鈔區塊鏈技術研究院院長。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成員、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移動金融專委會委員、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研究工作組成員。

隨著虛擬貨幣ICO的泡沫退去,背后區塊鏈技術的價值也日益顯露,吸引了越來越多創業創新者的關注。這其中,張一鋒帶領的央行旗下的中鈔信用卡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杭州區塊鏈技術研究院(簡稱:中鈔區塊鏈技術研究院),引得不少關注。

據張一鋒介紹,中鈔區塊鏈技術研究院團隊對區塊鏈技術的研究正式開始于2015年。當時任中鈔智能卡技術研究院副院長的張一鋒,開始深入區塊鏈技術的學習和研究,將工作重心轉移到區塊鏈領域創新科技的研發工作中。2017年9月中鈔區塊鏈技術研究院正式組建,張一鋒擔任首任院長。

幾年的努力成績斐然,中鈔區塊鏈技術研究院目前已擁有了22項區塊鏈技術發明專利,在“2017全球區塊鏈企業專利排行榜”中位列第18位。

張一鋒稱,當前區塊鏈技術還在探索過程中,對于區塊鏈能做什么?能為整個社會和人類帶來什么?還有許多問題值得商討。他認為,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領域的創新要在一個相對可控的環境里面先進行反復的驗證和測試,再大規模推廣應用,才是穩妥的方式。區塊鏈團隊需要沉下心來,與真實落地場景結合,真正用好區塊鏈技術。

張一鋒(受訪者供圖)

以下是人民創投·區塊鏈對張一鋒的專訪:

重新定義數字‘貨幣’

人民創投·區塊鏈:如何評價數字貨幣?

張一鋒:目前對于數字貨幣的概念,不同的人講的是不同的東西。總體來說,各國央行并沒有把比特幣這一類對象定義為數字貨幣。我們認為的數字貨幣,是指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是以國家的信用做背書的。貨幣的三大職能,第一個就是價值尺度,首先需要保持幣值的相對穩定性。像比特幣,在過去一年里曾漲了近20倍,我們認為這種極不穩定的狀態是不吻合貨幣屬性特征的。我個人認為,像比特幣、以太幣這些,叫虛擬貨幣也好,叫其他名稱也好,持有者更多是為了投機,今天它表現出來的特征是一種投機資產,和貨幣的基本屬性仍然有比較大的距離。

當然,像比特幣這些產物在未來時間里仍會不斷的進化和演變,未來也可能會產生新的價格穩定機制,當然,比特幣從技術和社會實踐角度來講,都是一種創新。

人民創投·區塊鏈:如果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形態?

張一鋒:我認為,央行如果發行數字貨幣,必然也和今天的法幣的幣值是關聯的,屬于法定貨幣的一種,不會另造一個幣值體系。但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具體以什么形態,可能還隨著我們認識的深化,體現出一個動態的過程,換句話說,數字貨幣本身就是貨幣數字化的動態進程的結果。今天我們對數字貨幣的認識,和兩年前的認識已經是不一樣的,那么很有可能未來的時間,我們對數字貨幣這個形態的認識也會不斷更新。

人民創投·區塊鏈: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會對社會和人民的生活帶來什么影響?

張一鋒:技術進步帶來的很多影響今天仍難以預料,這也是我們一直在研究的問題。總體來說,數字貨幣的應用應該能夠提高整個貨幣體系運行效率,降低運行成本,以及提升它的安全性。

區塊鏈技術慎談“顛覆”

人民創投·區塊鏈:您如何理解區塊鏈的含義?

張一鋒:當前很多區塊鏈項目更多與發幣聯系在一起,變成純粹的投機行為。但是區塊鏈技術的確有巨大的價值,它有別于傳統熟人之間的信任關系,創造了一種新的信任機制。

具體來說,區塊鏈基于密碼學以及分布式賬本設計的機制,可以保證鏈上信息流轉可信有序,創造了一種新的基于數據的信任關系。基于這種信任關系,可以為機構之間、機構與用戶之間建立新的協作關系。

人民創投·區塊鏈:區塊鏈技術規模化應用必須解決哪些問題?

張一鋒:第一,性能。第二,隱私。事實上,很多公有鏈包括像比特幣,并沒有提供數據的隱私保護機制,比特幣所謂的匿名本質是一種假名技術,不知道賬戶對應的是誰而已,而交易數據本身并沒有保護。第三,實名身份問題,這也是我認為的關鍵。如果區塊鏈不能解決實名身份問題,就只能在虛擬世界中自己玩自己。只要對應到現實世界,一定要解決實名身份問題,確保區塊鏈網絡上的真實身份,否則,無法與現實世界實現真正對接。

人民創投·區塊鏈:如何看待公有鏈和聯盟鏈、私有鏈?

張一鋒:我們認為從長期看,公有鏈的形態也許會更具有革命性,但在短期內,無論在并發還是數據的處理能力,公有鏈的技術能力還難以支持大規模化應用落地。包括聯盟鏈和私有鏈在內的許可鏈技術的出現給我們提供了新思路。事實上,很多具體應用落地,并不需要像公有鏈一樣,從零開始重新構建信任。比特幣網絡里,因為懷疑每一個參與者,共識的成本就十分巨大。但比如在金融領域,其實并不需要像比特幣網絡一樣懷疑作為參與者的銀行機構,它們都是經過了一定審核許可之后才進入這個網絡的,相對可信。通過許可鏈,可以從現實世界中已有的信任為基礎,大大降低區塊鏈網絡的信任成本,提升運行效率。

人民創投·區塊鏈:區塊鏈概念問世之后,市場最其理解最多的聲音是“去中心化”,您認為區塊鏈必須 “去中心化" 嗎?

張一鋒:“去中心化”是相對的,包括技術、網絡和邏輯,我們并不完全認為區塊鏈的核心是追求去中心化的結果。“去中心化”的提法是從英文decentralized翻譯過來的,‘de’表達的更多是過程,更準確的含義應該是弱中心化、不依賴于中心,而不是完全表達‘去’中心化的結果狀態。

從另一個方面來想,原有的信任是依靠中心來建立的,區塊鏈是不完全依賴中心,可以通過很多機制來構建信任,并不是要把中心砍掉。這可能才是大部分區塊鏈項目實踐的實際情況。

人民創投·區塊鏈:有人說,區塊鏈是一個顛覆性的技術,你如何看待這種觀點?

張一鋒:我們期待區塊鏈技術能帶來巨大的價值,但要慎談“顛覆”,尤其在金融創新領域,需要對金融保持一定的敬畏之心,尤其需要警惕打著顛覆的旗號,做非法的事。我們確實很希望在實際應用場景里,能真正看到區塊鏈技術能帶來什么、解決什么問題。但是顛覆不是喊出來的,只有這個領域真正出現一款殺手級應用時才令人信服。

監管加碼保護創新

人民創投·區塊鏈:您怎么看數字貨幣的前景?

張一鋒:你指的是像比特幣這樣的虛擬貨幣嗎?目前看來它還不具備貨幣的基本特征,仍需要很長時間的觀察。此外,我們認為像比特幣這樣號稱通過總量恒定,來維護幣值的方式,其實是一種幼稚的想法。現階段,各個國家正是通過調控貨幣總量來管理經濟周期,這是現代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當然,比特幣背后的區塊鏈技術以及它的社會實踐,確實給我們帶來很多啟發和借鑒。

人民創投·區塊鏈:您怎么看未來中央對虛擬貨幣和ICO的監管,什么是“動態”的監管?

張一鋒:對于比特幣這一類的虛擬貨幣,目前不允許交易所開展非法交易。以ICO為代表的的代幣,屬于非法集資。從去年的實際情況來看,大部分ICO項目的發起都是以騙錢割“韭菜”為目的,對這一類代幣項目相信仍將保持打擊力度。

人民創投·區塊鏈:對區塊鏈有必要實行嚴格的監管嗎?

張一鋒:一個完全沒有監管的創新領域,很容易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去年勢頭非常猛的ICO,資本投機泡沫大有淹沒技術創新的趨勢。對于一些打著區塊鏈技術創新、實則發幣圈錢的行為,一定要禁止。

監管和創新并不沖突,合理的監管、有序的監管,是可以支撐創新的健康成長的。尤其是涉及到數據隱私、金融創新方面的一些嘗試,我們既希望區塊鏈技術能帶來創新,但又需要這個創新在一個可控的環境里反復驗證和測試,以保證風險可控。

人民創投·區塊鏈:未來的監管方向是什么?如何正確地“擁抱”區塊鏈?

張一鋒:適量引入一些監管,能夠凈化這個領域。包括中鈔區塊鏈技術研究院現在也正在積極參與區塊鏈技術標準的制定。目前我們對于區塊鏈的認識整體還處在不完全成熟的階段,只有不斷探索、研究,通過具體的應用場景落地實踐,切實地利用區塊鏈技術解決問題、提升效率,才能真正使區塊鏈技術發揮出它的應有價值。與從業者共勉。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陳可軒
科技專題 更多>>
随身英雄杀